[Home]

年月

叁月

春花乱舞,时维花序

坡道上踽踽而行,散乱下一片踟蹰的影

掘开光亮间新芽的笋,松软的泥土有去岁的气息

在梦中等着花开,连绵而去是三月的心意

也冀望着你将花朵撷下,点缀装饰发梢

青青地初化而去的水,采采地润湿奇零的草

飘落下满天的絮思,却只是红楼一梦

春花乱舞,南柯千秋


肆月

你说你融入灯火,化而为苏醒的初生

旋转的衣裙没入灯火,渐次活跃起的肆月之光

除了你,我说,晚开的桃花也在等待

人生,顺着湿热的晚春,也是某种形式的等待

后来花纷纷凋谢,纷纷然将我挟裹而起

倏忽间我在你身后追逐,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你便回眸凝视我,在你眼中我望见——

倒映的湖光山色,湖中涌起的碧蓝


伍月

除此容身之世界,我无处可去

我背上行囊,早早出发,身体空空如也。

我仰头凝望游离之梦,久远的月色

蜿蜒曲折的小径上有猛兽的影子

我不急,不燥,也不追

落单的黑暗发疯般,杀死每个旅者

粘稠,深沉,在炎夏到来前,

鸢尾化为彩虹的日子里,我正化为隐喻


陆月

仅有的永恒的时日,在向我倾诉

我却把视线投向远处的道路

梧桐在长,桐花谢了又绽开,叶的清语

记忆中的紫藤不断爬行,延展

招摇在窗前,镜中,心里

她与我分隔着么?那江水的精灵儿

去拥抱,初生,去爱,去爱着

我在这坟前守候一生


拾月

秋日连绵的秋思转向西方日趋冷淡的红枫林

暗影间狩猎弋行的土著等待着一个绝好的时机

愿者上钩不愿者也上钩是所有的期盼

钓到不祥的渔夫带着收获在村口的老松树下

一声声叫唤着可能在远方嗒嗒急行而来的主顾

这时候死神来了他说他说自说自话镰刀呼呼作响

黑色斗篷里尖瘦的身形与一张焦躁不安的脸

他扔出冥河的黄金买下不祥播撒在喷泉里

死是死活是活说是天命亦是不祥只是生命与行走的村庄

夕阳带来的暖意留待冷月的升起昭示着这一个诡谲的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