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五洋组诗

Atlantic

潜游,潜游在深深的水底

齐整的死亡,隐匿在废墟 

勾勒出年轮的陶器

又或是享乐的酒

之后掩藏了美丽

于止境之塔中延续传说

直至被打开的一瞬


终于扬起的风帆显现在

俄刻阿诺斯的梦里

深沉而无法洗净的杀戮

使自我被推上神坛献祭

炯炯的目光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呢喃出星之开拓者的名字

又是海神巡游之余的谈资


当小夜曲终末的寂静来临

当人们不再相信

有未曾了解的秘密

企盼的希望消逝在

灭亡与重生的轮回里

你看,谁面向大海而立

你听,海在哭泣

Pacific

关于黑色的大洋

最后印象

送别时手臂的朝向

以及汽笛的鸣响


然后是裹挟着前进的

温暖隐秘的洋流

把我送到离世的荒岛

首先出现的是青山

其次是青山上的灯塔

最后是旅行的终点


守望着海或被海守望

于是在阴谋中萌生的爱恋

希冀着永不结出的果实


后来你听着鲸的呜咽

隔着时空送来的家信

读后流下的眼泪

你寂寞吗

在信仰的重山间

你在徘徊


可你总是知道

应送达的甜蜜从不迟到

从不缺少

就像信天翁扫过的洋面

比这太平之洋大千倍百倍


曼陀林于何处响起

湿润带来的是寒冷的相思

你期待第一次涨潮

和渐次亮起的灯塔的光

Indian

圣石边的港口

有罗马未被忘记的名字

千百水手在盼望

季风带来安拉的消息


启航时请勿回望

信风掠过的深渊上

有豆蔻,有财宝

可曾有未及的波浪?


浪漫不再

贪欲带来欺罔

朝拜的人群涌去

望向半岛的目光


所以版图支离破碎

一边杀戮,一边忏悔

可汗的帝国也岌岌可危

仅留夕暮色的余晖


此时你再燃起火炬

帆鼓鼓地恋着贸易之海

开拓留给万年后的子孙

摩挲同胞的鲜血


村墟里有隐秘的故事

此去向东二百里

有未讲完的预言

有未实现的夙愿

有无意义的命运

有几座丰碑


可进一步参考萨义德的后殖民主义

Arctic

茫然,冰封的帝国梦

黄昏中迟缓而行的皇帝

兀自在御花园怅惘

若国界无以从心底指明

征服的尽头便倏然

消失在远方的境际


俄顷使者来报,民饥

快马加鞭地御吏

带来叛乱的消息

就连吹彻精神的寒风

也在这水晶宫殿里游弋


伟业起于世界的尽头

而重建的心灵

却孤寂地死于荒原的深处

坚实的白色侵占蔓延

蚀刻下家族的历史

散落下离岛上独自游走的精灵


黑暗里有迟暮的温馨

有摧枯拉朽的基业

有走向沉没的大陆

绫罗缎面里,他扬起手


世界金黄,断裂后无数城市

骑在马背上征服的时候

他不知栖于何处小镇

望着浣衣归来的少女

是确定的过往,剪去的未来


终于他支离了所有报告

日与夜的交接处

他亲手将它封起

为等待黎明的破碎

及万古长青的永恒


表面上我不在写海,因北洋非海,北洋是沉没后,挣扎浮游的陆地,有些意思还是藏起来好。

Antarctic

被风雪掩盖的足迹

仍如玉璧般无暇

冰冷濒死的透彻

直视千年的搜寻


只见得那墨绿色的泛滥

梦游般去拥抱灼热

岩浆横流的初生时

万物还没有名字


你总是渴望去连为一体

还未相遇的伙伴在远方

给了你这种激励

万难越过后的千年万年

你镌刻下你的步履


就像想念渡过了

时间的孤寂

你亦以洞悉

全部的秘密

在告别之前

你已把我折服


也许

就在陆地恋上远方之前

你在花园里

与爱倾谈

那时我们都还年轻

雪很珍惜

思念很珍惜

我们的心仍是同一


自古陆起讫,世界易容,已至数十亿年,穷发之海,未有竭尽,自是吾之思,吾之恋,皆受之如海,产之于极南,陆地亦为海,海者,深沉之始,存在之物,皆如海般自立,因其单一,世界才显得如此美好。若是有真理,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简单的。

以上,是为海之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