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旧作

断缺

我是个在梦中的弄潮儿

光看着摩登的河水流过

楼愣愣地站着

我愣愣地睡着


钟声已敲过了三遍

是由二进一的三

河上的桥接近颓圮

这是死的第二加一天


梦中的死缺少时间

时间也不过是个断缺

这样看着摩登的河水

也愣愣地不流了


一天天盼着被接走

敲钟的是我听钟的也是我

是由三加一的死

这是死的第三加一天


长恨无歌

乐天的宅居是赭色的

赭色的是长安的钟鼓

钟鼓声响过后是黑夜的寂静

寂静里去寻找仙山蓬莱

蓬莱是一场镜花水月的姻缘

姻缘之后爱情就翩然而至

翩然而至的从不会是婚礼

婚礼上所着的光鲜衣着

衣着让吾家小女羞于见人

见人时出阁似是新长成

新长成的光辉掩住了长恨

长恨谱成曲无人唱不成歌

歌声在西安有在长安却没有

没有的《长恨歌》和没有的白乐天。


大道东

大道东向的马车哒哒而过

车夫半传的柔情在寻找能送上秋波的姑娘

经过的基督教堂那是一座又一座

时或有长衫的衣架托举着黑练自怜

铁路西向的机车呜呜驰过

这一厢那一厢的乘客乘客和乘客

马丁路德在这一天恰好醒来

又是一个巴伐利亚的早春和菩提树下大街

大道东接上了铁路西相遇在科罗拉多

美丽的姑娘在路旁美丽的姑娘在车上

压不住的革命那是一场又一场

时或有落难的总督披星戴月夜奔

马车停在海边而火车也到站了到站了

这一潮那一潮的大海人群和大海

奥德修斯的小船终于靠了岸

又是一个巴黎市的早晨和伊拉克利翁

车夫挽着骏马的缰绳乘客如蚁群蠕动

一九零四年的春天总喜欢翩然地不期而至

打伞的老派绅士兴致高涨地要去伦敦办事

还有千万束如炬的目光朝着大道东


写无韵诗有过长的趋势,在这一点上,达尔文是正确的。纪念小说《绝境》 谢尔盖·迪特里希著 一部笔者小说中虚构的小说和虚构的作家,写一本书中之书真是太有趣了,写一本书中之书的诗真是有太有趣了,写一本书中之书和书中的世界、世界中的书,作家到底还是要善于意淫。


更始鸟

月迷津渡 迷乱的

是惶惑的少女

乘着夜色离去 不回头

楼阁高耸

自诩大隐隐于市的贤者

渐远渐近的鼓声

来了 烽火狼烟不再

踏过瓦缝参差 青草

抽象成一个个人形

写意的古画


江山易主的前夜

宰相府里的忙乱

“这次连南冠都没了”

齐刷刷等着枪毙

“要是宫廷祸水还好些”

“萧墙外生活总得继续”

若是那食人的蛮虏

倒不如早早收好

自家小儿的心肝

打包好的钻石玛瑙

以及六房女人

大儿子辽东尸骨寒

小儿子抱在手掌

却不见小女上轿


“备好快马”

京师外的驿道上

胜似青州渔场

“不必无故惊惶

出函谷关的路

可不止一条“

“皇帝吊死在树上

我可不想殉葬“

“小女一定要找到

追不上也有小道

万万不可忘记

送上一场火焚烧

不,不止一场“


父亲大人的旨意

怎么能够违背

但看那亭亭玉榭

凌波穿梭于其间

生长的往昔浮上心头

阿大的轿子停在门口

火舌不知从何处已开始烧起

东望西望

千百度呀争怎的

心上人消隐不见


留在京师

作为笼中之鸟

飞翔之前似已知道了结局

就算风再大

翅膀总是很柔软那

那鱼传尺素的故事

除却了慰藉没有丝毫动情


他人只道我是个传奇

那废墟之中的孤馆

隐在晴初的杀手

秩序尚未健全

那是崖山的倩影

和长安的箜篌


写在最后:把长诗缩写,实在仓促,虽则有句自我欣赏的名句:就算风再大,翅膀总是很柔软那。化用了淮海居士一词。


苏州赋

日升东山,照我高堂。

垣其绿萦,阁其昭朝。

既闻犬吠,又见浣光。

新衣振振,茶馆攘攘。

糕饼酤茗,样样得当。

若有酱鸭,自是最好。

街坊临集,竹椅摇晃。

井栏提桶,将浴疏朗。

秋蝉未近,盐贩织报。

劳且止矣,乐非遥兮。

炎毒去兮,星河上兮。

教指织女,绸覆身窕。

一扇无名,千人言尽。

月满西窗,苏城蕴芳。


凤凰山行

山色雨过鲜,

驻停空谷前。

芳华近日盛,

隐士望月全。

缘溪有扉开,

溯洲无人喧。

怅望沙鸥鹭,

不见凤凰园。


岸壁母

吾复至,雾薄,清明

涛声起,年岁,六积

彳亍临岸,道亦宁静

敬告妈祖,安知吾心?

愿乞府衙,寻子,何处寻?

思其父兮,得迹,未现迹

然忧子兮,风波匿影

长天一鸣,斗转星移

把这三秋望穿,又余年月几何?


倭人至,无以奔

问其吾子兮,无梦,无恨

吾儿,寒暑其明?

吾儿,饥餐,可得果腹?

吾儿,眠寝其安?

吾儿,维吾匪应!

关山难达关山月,望之,欲泣

涕泗不下,书信无求

吾儿,其可归否?

归来兮,母待已矣!

归来,归来!


昭和著名故事 岸壁の母,余取其魂,移和风之国,歌之。

既祭天,亦告慰天所葬之灵也。吾国本素重家族,寄寓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