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单向行驶

他告诉妻子,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去纳粹化委员会已经发来通知了,一旦我的材料通过,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到时候,亲爱的卡洛琳,“他向妻子保证,”也许我们可以和安妮卡一起度个假。“

他望向正拿着餐刀和小布娃娃玩的安妮卡。

“弗里克,你要知道,你的同事会比你快的多。“

“不用着急,他们说这次名额足够。“

他疲惫地眼神四处巡视着屋子,这是公司里最差的房子,十五年前,他也住在这里。

他发现了新变化,餐桌上赫然放着一个小花瓶,珐琅的底胎,蒙灰的釉面。

“这难道是……“

“从房里拿出来的,我今天去了趟俄国佬的地盘,你知道的,好几颗炸弹落下来,然后俄国人又跑进去过,我只能找到这个了。明天,你一定没什么希望,所以去帮我问问,哪儿可以卖掉它,或者换几张面包券。“她叹了口气:”安妮卡,该睡觉了。“

他穿上了那身公司制服,这已经在之前熨过了。带上那块走时还算精确的表,下楼去和妻子道别。

他望着那辆稍有些过时的克莱斯勒车,车窗还未来得及得到修补。大轰炸后一天,就是这辆车带着他的家人穿过了整个柏林。

卡洛琳站在台阶上:“别忘了,弗里克。”

开到熟悉的科尔森街,他把车停在一边,点起了一根烟,一个年轻的美国士兵走过来:“先生,这里不准停车,这是单行道。”

他看着一旁翻起的路面,点头表示明白。递给士兵一根烟,士兵微笑着道了谢。

接待的是个中年人,一脸职业性疲劳。

“公司名?”

“西门子。”

中年人翻着档案本,又抬起头:“对不起,你的审查没有通过。”

“出门后小心路况,这儿离红军的地盘很近。”

他道谢,开车回家,脑中浮现着妻子高高的身影,和中国花瓶。

“同志,请出示你的证件。”

他回过神,车外是两个绿军装的红军士兵,站在一辆坦克旁,他没有证件,回过头去,几辆车不耐烦地鸣笛,这是条单行道。

他挠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