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现实性的非现实

抱着补票的想法踏进了电影院观看《企鹅公路》,由于不是汤浅政明的作品,觉得拆散了这对黄金搭档而略有失望的我,本来也不报过高的期望。当然无论从何种角度看,《企鹅公路》的观感都是十分优秀的,节奏把控和作画以及演出都显出了十足的功力。

之所以更喜欢汤浅政明之下的森见登美彦,是因为他将森见作品中常见的荒诞现实以画面的形式很好的表现了出来,这种非现实性也是贯穿了《四叠半》和《春宵苦短》以及《有顶天》始终的元素。或者更加精确的说,森见擅长将不现实的隐喻加以异化,使之成为理所当然的存在。

由于没有看过《企鹅公路》的原作,我对森见在书中想要表现的细节也就无从了解,因此评价是基于石田佑康的作品基础之上的。

首先令我印象鲜明的,是写实性的作画,以及扑面而来的亮色背景,这种风格显得讨喜和愉快,并且往往给人一种在影院的舒适感。然而即使是这样,我们仍然能够看到森见作品中让人熟悉的元素,清冽的河川,和式的风景色,坂道,上色浓厚的森林……这些构成了一个给人的简单印象。

企鹅公路的剧情推进在开始给人一头雾水,当然这也是我的过错,将其用艾柯的解读法解读,《企鹅公路》这座文学森林的重要目的其实不是走出去,而是尽可能地探索。得益于森见精彩的想象力(脑子不正常却意外能对的上我的调),故事的轻松愉快也就能支持我继续看下去了。之所以说监督对节奏把控处理得相当之好也就在这一点,故事其实什么都没讲,所使用的元素也很常见。但是由于其本身将这些元素裹上了不寻常的外衣,因此电影艺术在改编的时候就有了两种选择:给人以去敝的引导,给人以纯粹的观测视角。影片选择了后一点,实际上,真正可被称得上解释的仅仅只是青山君在最后咖啡馆中说出的一番话而已,这是遵照小说的处理方式,此外,整篇中的解释性元素可以说是不存在的。但是仅仅如此,仅仅如此,当最后那句“那么大家全部回家去吧!”说出的时候,矛盾的张力,剧情的高潮点爆发的合情合理,也极具冲击性,这一点显现出演出的十足功力。

关于它的主旨,实际上无关紧要,森见是一个什么主题都能写的好的人,而《企鹅公路》在想要表现主题的角度上也是给人以满意的答卷了,相信大家观影结束后都能把握住那个关键的一点。而我观看的时候,所想到的一个解读是:

《企鹅公路》所要描写的基本隐喻是一个打开的状态,能变出企鹅的大姐姐对应的就是这样一个打开,这是一种所有人都会有的体会,一种在成长过程中,由于加速,由于依存,又或者是由于对美本能的追逐,于是突然,有一些什么被打开了,这就是结果,关不关上是你的自由,但是它确实地开着。而将其艺术化的处理以后,就成了海的膨胀,成了企鹅的能源。故事中不断出现的大姐姐家乡房间靠海的,打开的窗,是这个隐喻的一个尾梢,一个在树干上的刻痕。还有一个印象很深的画面,是青山君的妹妹跑过来哭着说妈妈会死的场景,想到死,也是一种成长中的打开环节。人的至关重要一点是理解死,我不知道这一个镜头是电影的添加还是原著的表现,无论何种,这给了解构《企鹅公路》一个很好的入手点。

此外还有一个基本的隐喻是扭曲:海的结构是扭曲的,海是扭曲的世界里侧,因此它便是世界的缺口,企鹅的出现也是扭曲的,因它是物的异化,是大姐姐所爱的,多次出现的可乐罐旋转和企鹅的出现,便是这样一种隐喻的具象化。故事的最后,企鹅号飞船重又落到草地上,所隐含的意指边是扭曲的修正,公路的重新畅通

森见至始至终都写的是人,无论是过往的的作品还是这次的作品,所描写的都是十分个人化的元素。《企鹅公路》中城市的一切既是一个人的一切。可叹的是,人是无法被理解的,因此城市也是无法理解的,在理所当然的物上异化出的企鹅确是可以理解的,这未尝不是一种现实性的悲哀?

默默听完光姐优美的转调,一边感叹自己的失策,本来的话,我是为了省去硬盘空间而去电影院观看的,结果可叹的是,这块空间可能还是省不了。

那么,留点海给我吧?

Brethland

2019.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