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诗三篇

酒泉新解

我饮下这杯温热的酒

等它将我胃烧灼

将我心炙烤

等它送来你的魅影

你肉体扑人的香气


我倒尽这杯冷洌的泉

等它浸润黑土地

浸润泥巢中深眠的蚂蚁

等它流过你的坟冢

你骨骸散乱的迟暮


LIFE?LIFE.

我身在梦中,亦我所经历之事。

是遗迹中森森的敌影,刺穿胸膛的利剑。

包裹在生活的皱纹中,浮游飘荡。

我将身在梦中,预料蜷曲在画框里

透露不祥的寒冷,从背部逼近。

无垠的大海拍打泡沫,是暴力的踪形。

手擎巨斧的卫士,熟练地将敌人的头颅,

一一斩下,三两斩下,依次斩下

他也想逃离这梦,沉溺在夜澜内,

如无助母亲的绵长泪水,你轻轻啜泣。


为坂本龙一所作

2018.4.24


纪念

东方在西方曙色发白

燃起辉煌的焰火

以掩盖灼热的哭泣

在风沙的游动下

你从河流中千百回复生

攀登通天的图书馆

时,西方在东方晨曦灿烂


我不曾坦然地承认

人都将在微雨的迷晨

死去,窗外是润湿的街道

可能是巴黎,纽约

上海,斯德哥尔摩的

红石死屋,青皮铁房

我将死在

世纪末的腐烂旁


西方在东方光芒万丈

埋葬在出殡的可能前

你只此一回沉沉睡去

在落灰的地图册间

狩猎海中弋行的巨兽

染透凶险的凝脂

东方在西方等待破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