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星之七篇

Venus

我漫步在,深夜的图书馆,寻找名为寂静的系列小说。直到腐烂的气息点醒我,在未竣工的废墟里,有通向邪魅的景致。

当灯下的影绰存在,浸染入孩童的梦中,那应是走向连廊的二人,面对面地哭泣拥抱,远处有军歌与媚俗的哀嚎,不知从几时起有了风,风之上便是繁星点点,在移动中交织闪烁的不祥,吹彻了整个荒原。

概念与数理逻辑乐此不疲地,托举着浮游的泡沫,寒冷之后每个人都兴致高昂地放弃了爱,自顾自地珍惜起暴虐的外皮。显然这秋日的邪魅是无人看的,观览者只有我与仲夏碎细的蝉鸣。

人说秋蝉吟唱的是死亡与爱欲,形而上的狂欢剥开愚昧的衣冠,却发现内中是同一个制度的愚昧。愚昧还在无耻地酣睡,等它醒来后的不知是长庚抑或启明,冷冷地说明良善的定义。

(之后维纳斯迷惑了我,美征服了我,伦常却给了我一棒,邪魅便无处藏身,无处脱逃。)


Mars

我把常识的碎片堆积,从而构造出了荒诞。我将去拜会沙漠里的移民,并赞扬他们的血汗。然则,遗弃的事实未改,无从期待,亦无从去爱。

他们拿出久酿的麦酒,挨家挨户把我招待。老者在堆积如山的废铁上,指给我看滴血的天空。那分明是泪,那分明是过去的风尘,是隐现不定的鬼影,抹出一丝模糊的蓝。后来孤单伴随我,吟游在绿洲于绿洲之间,锤炼先祖迷茫的眼睛,诗句中便有深蓝的忧郁,有回望星海的企盼。

我们曾经豪迈地言说,在宣告的神殿前,星球都失去了名。冷绿荧屏上那落下的光点,可有些许柔和?千百年后,我们早已忘却了故土的方向。那时,心与心之间不再有距离,紧紧拥抱着的我们,在汪洋中恣意漂流。

是否会有归来的愿望,沉淀在身体深处,发酵成对未来的警告?弃子发出的呐喊消弭,消散在永恒的享乐之外。捡拾过去时光的旅者,偶然而惊喜地,拂去“我”名字上的灰尘。

萧萧地风又起,斗篷掩去行迹。漫天红色的血,正凝成宝石。


Jupiter

你渴求谮越,一如我渴望抵达,强壮似虎的健全充盈,

期待爆发的愉悦。我将孤独派遣,漂流过千百风暴的肆虐,

才得以逼视你周遭的安静,成为英雄的陪侍。


你将一切神秘都告知我,将一切宏大都赠与我,

骄傲地展露你的谦卑,寂寞让你流泪。

怒涛与波澜之下,有生机的种子。


我将朝你坠落,坠落在大洋的彼端。

等待我的身体,被火焰覆盖,直至光芒四射,成为无人观看的流星。

牺牲者便是第一个访客。


我看到真理之光闪亮,包围着你我心的障壁。

在温柔相拥前,想念化作电波,传送远方。

如果思考的视点,超过了时空的距离,我们的心也逐渐遥远。

当千年后短讯传至,你安然躺着

那个微雨的午后,那条青石板的街道。


你告诉我星的所有秘密,于是我告诉了你无限的爱意。


Saturn

我把爱——

化成浓浓的巧克力

和彩色的绸丝带

等待你微笑解开


我把眸子投向——

你黄昏无语的遐想

和作伴的红枣树

灿烂盛开的晚霞


我选择鼓起勇气——

赠于你过去的甜蜜

和理当的宠季

及红色洋楼中的提琴


我选择把自我放逐——

去吻你迟躇的心

追寻你腮红的迷踪

与你虚荣的霓裳羽衣


耶和华的爱是处子之爱,英雄的爱是青铜之爱,我这卑微的肉身,也只能沉湎于土星之爱了。


Mercury

两个人,是四个故事,一个给你,一个予我。

若说其余,抛给天地,送给繁星。


望向你,满溢的温柔,忧愁。

投向你,死亡的巨幕,孤独。

你以为为季子,把双臂长长张开,

慷慨将我拥入怀。


后来你垂老,我将远航。港口相送,受之祝福。

你迟缓地行动,在夜幕的陪同下,

你可以用青黑的海水濯洗双足。


我在风暴中听得到你的啜泣,混着祖先的骄傲。

于是我知道我从未离开你。

在更新的一瞬,我与你偎依,

一如小时顽皮地躲在身后。

转身的时刻又是灿烂永恒。


人们称我幼小,我全然不意。


“完成了,我心爱的作品。”耶和华把水星放在身旁,如是说到。


Neptune

你喜好的是紫色。因你无人陪伴。


之前你漂流,有奥尔特云的彗星。

你招呼了卡戎,他并说来自幽冥。


你曾言说热闹的家庭,不似这轨道般空寂。

你在纸笔上的定名,毫不相干,于你太空中划出的轨迹。


你在仰望那朵云,那艘飞艇。

上车的乘客井然有序,俄顷便有汽笛,

开往下一站的银河系,这里或是那里。


也无需明了目的地,这便是属于你的过去。

你厌倦并想逃离,悄然删去自我的名字,

却未知故事的传送无言无理。

人们的爱压垮你,你无处可去。


洋气一点说,就把海王星叫做系外行星吧(笑


Uranus

你生出美

阿佛洛狄忒的胴体

舒展在

黑暗里,随即化为

迷蒙微湿的泡沫

幽冥中你落泪

从儿至孙,无一得免

传颂的大力神归天

只化作一角的莹石

只有海中的幼女

显现在

无始无终的循环外

化为柏拉图的圆

毕达哥拉斯的三角

婆罗门的梵天


你将她抛弃

是为了

得到的止于失去

受诸于命运的

众生茫然闪烁

时时使你长叹

在天色的花园里

闭上眼

便有母亲的拥抱

始于生命的终点

是那颗

恒久璀璨的星


诸星恒久,以我乐道。

以上,即为星之七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