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月亮及折纸兔

在我两年前游戏荒的时候,我随意的浏览Steam的游戏列表,然后看到了当时正在打折的《To the Moon》。

这个初衷是很卑劣的,我并没有因为鼎鼎大名的原因,或者是他人的安利而去玩它。我发现它的唯一原因,就是那个鲜绿色的75%Off。所以,我没有带着任何先入之见去玩它。

对于这类RPG maker like的游戏,我在之前并不是十分熟悉。这类游戏可以说是游戏界的鼻祖之一,但是又不同于Roughlike或者FF和Falcom所传承的日式RPG类游戏的风格,这一类游戏带有鲜明的叙事性和策略性。从Pokemon到之后的许多类似作品,该类游戏在现代有更是有加强了叙事性,使其更接近于视觉小说的变体,而《To the Moon》便是其中之一。

的确,《To the Moon》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游戏性可言,简单的一些躲避游戏,或者是找物,触发对话是不成挑战性的。这也是它受众如此之广的原因所在。我会喜欢把它推荐给那些之前并不是怎么玩游戏的人去作为体验游戏艺术的开始。在这个意义上,高瞰可能成功做出了他心中的游戏。

我会尽量不去涉及该游戏的剧情,而去评价它的其他方面。但是一定的剧透在所难免,希望不要介意。


警告!该部分涉及剧透,谨慎查看


这个故事是关于记忆的,但也是关于人生的。它很简单,把所有的能量都灌注集中在了一段漫长的爱情上面,但又在其中引申出的支线中体现了整个人生。

近未来,两位博士受命来改变临终的John的记忆,使他能达成去月球的愿望。这个事情看似很简单,只需要让他从小树立成为宇航员的愿望,或者是让他在某个时间进入NASA上航天飞机就行。但是在不断地BE中,伊娃和沃兹却发现事情十分复杂。在回溯中,他们发现了John为何要去月球的原因。

John和River的爱离奇又感伤,罹患孤独症的River似乎到死都没有直接对John表现出爱,她留给John的几样东西,是一叠一叠折好的彩色兔子,一座灯塔和一只古旧的鸭嘴兽玩具。

John对River一辈子都有深厚的感情,在旧房子失火,以及许多人生苦患中,John渐渐成为了一个他所不愿成为的大人,他还会记得图书馆,还会记得电影院的笨拙,这些清晰的记忆展现在玩家面前,让我们能在故事的前半段感受到这个爱情故事的感伤。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样,就不会是《To the Moon》如此优秀的原因了,随着剧情不断深入,我们知道了John在童年失去了双胞胎哥哥的痛苦,他因此开始服用药物,失去记忆。在迈入老境,River也已经离开了他,他一遍遍的弹奏着《For River》的旋律,在灯塔上仰望月亮,是River要去月亮,而不是他要去月亮。那么,为什么River要去月亮呢,John无法得到答案。

那是故事的最后,童年,John和母亲以及哥哥一起去游乐园,在哪里最高最高的山上,John可以仰望星空,思考许多许多。也是在那里,John第一次遇见了River。

 

至此,真相大白,这怎么能不让人潸然泪下,又透出一股暖流。

 


我爱这个故事的全部,以至于无法用任何文学分析的方法来评价这个故事。游戏和电影一样,想要打动人一定要触及到那些 普遍的人性,因此《To the Moon》用一个电影的时长讲出的故事,密度大得惊人,却又让人容易理解。再回想自己的游戏时经历的一个个瞬间,就会更加感受到整个故事作为整体的震撼力。

我们经常把孤独症的孩子称为星星的孩子,这是因为他们的心灵令世俗的我们无法理解,而心存幻想的人类,总是会追逐永远美好的幻影。John试着去理解River那些令人不解的行为,而River一直在通过行动希望让John记起那些童年忘却的约定。两个迷失的相爱的人,在最后的最后一定通过Moon这个美妙的意向达成了心愿罢。这是因为,月亮是由星星汇聚而成,而星星就是一只只兔子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作的音乐也十分的动人和契合,不管是贯穿整部作品的《For River》主旋律,还是最后的《Everything’s All Right》,都表现出了极高的水准。

我凭着回忆在两年后写下了这样一篇游戏评论,衷心希望高瞰能继续制作如此优秀的作品,而《To the Moon》里面留下的伏笔似乎在新作《Finding Paradise》里得到了解答。

因此我会引用Steam上的高票评论作结:

Brethland 20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