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对维特根斯坦的一些思想评述(一)

对维特根斯坦的评论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对我自己哲学思想的演进过程的一个具体性的表述。在从一个时间跨度很长的哲学著作的研读过程中,我摆脱了或者说否定了自己思想中一些本应该占据基础性的一些论点。所以说,在写作本文的时候,我的哲学观点可以说是杂乱无章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过渡时期的鼎盛。

我必须在开始的时候就加以说明的是,维特根斯坦从来没有解决实际的哲学问题,他所研究的自始至终只是哲学很小的一部分内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维特根斯坦的广泛或者说普遍程度是不及海德格尔的。尽管他们同样都将语言自始至终放在自己理论的中心。

但研究维特根斯坦的思想有利于我们对近代哲学的变化做一个很深刻的理解。从笛卡尔,或者说更加古老的亚里士多德时代确立的西方哲学观念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所剩无几了。这一方面是来源于外来哲学观点的引进,例如印度哲学和中国哲学对黑格尔以及更往后的海德格尔产生的一些影响,还有一方面就是哲学的科学化趋势已经不可避免。罗素将逻辑和数学作为解决哲学问题的根基,而胡塞尔更是将心理学的问题视为哲学急需解决的重要问题。维特根斯坦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古典哲学的鲜明反对者之一。他的理论尽管有很多罗素的影子,特别是《逻辑哲学论》这样的早期著作,更是由罗素的符号逻辑主义直接发展而来,但是维特根斯坦和罗素走了有很大分歧的两条不同道路。

我最初阅读《逻辑哲学论》时会惊叹于它的体系简洁和内蕴的深厚。在之前的那段时间,我曾一直在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世界的实在性能否用一句语句说出?《逻辑哲学论》在很大程度上几乎于解决了这一个问题。正如引言所说,对世界的事实性理解构成了我们言说世界的基本原则。这条原则和其后的

一起构成了维特根斯坦早期哲学的基础约定,这是他体系之中的哥德尔不完备。我们通过命题来言说世界,就是通过语词来指称对象,从而能用命题来描述世界的实在。这样的对应结构在当时的我看来是十分美妙的。

在这之前我对人类的认知解释为投影说。事实或者说存在通过投影在人们心中产生语言的行为的基础,而这些语言和行为又使得存在有了在的特质。这样的解释和维特根斯坦的图像说,以及意义由命题产生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

然而,在这之中又隐含了一些不同。我所认为的投影,是建立在人类先验的固有理性上的投影,万事万物……都可言说,且存在通过语言确实的在了起来,在这一层意义上,是人类的群体意识和超时代的人类心理产生了世界的实在。而维特根斯坦认为,命题的意义和可说性首先取决于这个事实是否,即是否存在,这就使他的早期学说带有了实证主义的色彩。

Wittgenstein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最后的一张照片,摄于冯·赖特家中。

另一个我对维特根斯坦本来的误解是,维特根斯坦对重言式,即数理逻辑论证了其无意义的本质,以及对于伦理学和其他经验哲学,由于他们的话题并没有实在可以对应,从而使它们是无意义的,是不可言说的。维特根斯坦对这些问题的讨论是采取否定态度的。

这使得我对维特根斯坦的本来看法是,这些一般哲学问题是不成问题的,它们的无意义决定了它们的不重要。事实上,维特根斯坦对这些存在的态度是很尊敬的。他认为,伦理学和宗教等的原则因为是独立于世界之外的,而世界又是逻辑规则产生的偶然,所以伦理学和宗教也是独立于逻辑之外的,它们对人的指导作用,它们的行为所表现出来的在的特质,是不言而喻的。这也和我所认为的,一般道德也受到先验理性的支配是不同的。

逻辑哲学论》的大部分篇幅都在论述图像说和从罗素那里继承而来的真值函项理论,这部分留待和罗素的逻辑学一起评说。

维特根斯坦认为他当时已经解决了全部的哲学问题,《逻辑哲学论》已经是一份最完美的答卷了,因此写下了这段话。显然根据他自己的理论,《逻辑哲学论》本身也不可能在言说实在,它是没有意义的,它的最终目的和仅有的效用是解决了哲学问题,或者按他自己的话说,澄清了事实。我们必须抛弃它的理论表层,才能正确的理解世界,或者说,才能理解语言逻辑

当然,这和后期的维特根斯坦理论有着许多截然不同的要点,如果用一个隐喻性的语句作结的话,《逻辑哲学论》所代表的早期哲学是一栋结构精巧美丽,却没人愿意住进去的大厦,它提供的是一种可能性,而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却是一片内容充实荒原,不论是谁走入这片荒原,都不再能够回头。

在这个意义上,维特根斯坦的后期思想很像博尔赫斯小说中,掩藏于沙漠荒原中的不死之国。这些就留待以后评说了。

2019.2.23